【霹靂/紅紫无差】盗衣 (七夕贺文)


一身紫衣的青年剑者来到了湖畔,远远望见一个满头艷红长发的身影,正在湖中央沐浴著。

那人身姿纤瘦但不失挺拔,赤色的发衬著雪白的肌肤,虽看得出是名男子,但在剑者眼中,莫名地也有几分旖旎。可惜那人背对自己,看不见五官如何,剑者好奇心起,忍不住便待在树后看他沐浴,等那人回过头要见他的面容。

他等了好一阵,心下有些焦躁,忽地见到那人将衣裳放在湖畔──这人一头红发,衣衫亦是以红为基底,倒是相衬。剑者一时起了调皮心,就将衣裳偷去,等着见此人出浴后找不著衣裳的窘境。

可当他轻手轻脚抱起那叠衣衫,猛地一阵剑气袭来,他惊地将衣裳险些掉落在地,可剎那间,一个快如闪电的身影接下了衣裳,而后出现在紫衣剑者面前的...

中原中也詩集《山羊之歌》讀後

在友人的推荐下跟她借了日本诗人中原中也的诗集《山羊之歌》,深受其文字所感动。我一直以来喜爱的诗的类型,往往是将真挚的情感以独特而富诗意的意象来表达,中原中也诗中反复出现的哀愁感,时常能戳进我心坎里柔软脆弱的那一块。有的作品虽表达特别强烈的情感,仅仅是对景象的描绘,但诗中描写的画面跃然纸上,种种精致的细节,树影、麦穗、涛声……经由他的文字都能令人身历其境,从诗人的眼耳观感其所感受的世界,恍若印象派画作那样,给了人一种独特的视野,那样幽微的,岁月静好也好,愁绪暗生也好,就是令人回味无穷。然而许多时候,他又暗示了外在事物的无情,即便自身触景伤情,景象仍是独立存在、与他的自身全然分割的,像是〈春日的傍...

參考的原圖放第二張。

以下文字包含我對 Jon 在內幾個角色的感想,有很多雷,還沒看結局不想被透的千千萬萬別點。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.

說來蠻妙的,其實平心而論Jon Snow的角色塑造從死而復生那前後開始就還,蠻蒼白的。從頭到尾都身不由己的一個人,經歷了那麼多事卻看不出什麼成長,感覺永遠都還是Know Nothing,第八季被酸台詞就兩句“You are my queen” 和“I don't want to be king”,真的爆笑神中肯。而且要是乖乖守住某個秘密不要告訴妹妹,願意在關鍵時...

【GGAD】坠饰

1


他们渴望自由,不愿再被束缚在阴影下;他们渴望强大,强大到足以征服死亡。


那是一首夏日的恋歌,在得遇知音的喜悦里唱了两个月,像一阙魔幻的舞曲,踩着壮志的节拍,为了更伟大的目标,两名少年命定般地爱上彼此,在阳光下共谱了一个浪漫而雄壮的夏季。


然而夏季在一声惊雷中戛然而止。倒落尘埃的娇弱身影,为一切画上句点,过往的种种再也唱不成调,只剩下残缺的音符,伴着他的仓皇逃离,伴着他毕生的悔恨,伴着只留他独自一人的野心,伴着他隐瞒一生美好又不堪的记忆。


「我早该知道他是那样的人……我察觉过的,或许是我太盲目地自欺欺人了。」中年男子站在...

Gently slid autumn near,
Weaving a carpet of vermeil and gold.
秋意漸濃,織就錦繡金輝鑲紅。

【漠御】共剪西窗烛——看剧随感

知道就要永別的血淚交織,超細膩地讓我回味了漠御淒美的最後一段路QAQ

允慕尧:

1、


御不凡说:“我好惊你来,又好惊你不来。”


不凡在被绑在木架上时,被断去一手,那样狼狈,奄奄一息,但他心里想的却是绝尘。他想到幼时绝尘给他的承诺。而他的这一句话,透露出更多的信息,他想的绝不是蛇毒那一件事,只怕是成长过程中,绝尘的每一次守诺。我好怕你来,又好怕你不来——两个好字,同样强烈的程度。不凡希望绝尘好好活下去,但他无法控制,自己死前最大的心愿,却是反复,反复地期盼着绝尘的到来。这反复不知经历了几回,我想应当很漫长。


但是,记得这句话的何止御不凡一个?


绝...

【赤隼赤】曲終人散否‧番外*3

番外一‧風雲交會

 

贔風隼復生之後,去見了煅雲衣一面,說要商談合作,一起向鬼方赤命復仇。

 

「你們兩人的恩怨,讓整個國家被捲進去陪葬,你居然有臉找我談合作?」煅雲衣冷冷地回覆他。

 

贔風隼沒料到會被如此拒絕,繼續說道:「王女,鬼方赤命狠心屠城,不該算在我頭上,你知道嗎?妳離開之後,我被他殘忍地虐殺,是一股恨意讓我得以回來復仇,我其實可以說是最大的受害者……」

 

煅雲衣恨恨地道:「呸,不用你說,我也知道我離開後發生了什麼事,我聽到他說『煅雲衣那賤人』時,我就轉頭回來,從門縫都看到了。還有,別叫我王女了,這樣稱呼已經國破家亡的我,矯情...

【金銀雙秀】執著與耽溺

「我待在森獄的那段日子,常常想起你以前說過的一句話。」有一天原無鄉這麼對倦收天說。

「哪一句?」倦收天正飲下一口茶。

「你說過,『君子貴在執著而不耽溺。』」原無鄉頓了一下,「那時我常常在想,自己明明已經下定決心,獨自待在森獄以海滅海,卻還是時不時想起你,想起我們以前同修的日子,想著想著,心裡就一陣酸。於是我就覺得,自己這樣子,是否便是耽溺了?」

「好友此言差矣。」倦收天正色道:「在我看來,這連執著都嫌忒淺了。懷念曾經的回憶,珍惜過往的美好,這般執著並不過份,豈稱耽溺?就當時的我來說,時時牽掛著你,相信你會回歸,根本理所當然。」

原無鄉失笑:「你也未免說得太認真了。其實我蠻想問,對於執著...

【赤隼赤】曲終人散否‧尾聲

第一次殺了贔風隼之後,又發生了很多事。

赤命將平朔新月城改名紅冕邊城,開啟了征戰天下的旅途,憑藉他原有的軍事天才,加上從深海復活後得到的力量,凡他過處,皆是無往不利、所向披靡。然而,對於得到的領地,他只思佔領而不思治理,加上城中剛經歷政權更迭及七元的屠殺,早是人心惶惶,即便原是妖市相國義子的衣輕裘向赤命建言,應先穩固統治基礎,但鬼方赤命剛愎自用,又哪裡聽得進去。

於是,面對這個新上任的暴君,人民無不想辦法移出此城,赤命原先對人民私離十分憤怒,認為這是對他的背叛,要嚴懲離開者,但衣輕裘說服他道,這代表了人民對他力量的畏懼,可以視為變相的臣服,才打消了赤命屠殺出城者的念頭。幾年間,紅冕邊城幾乎...

【王爾德《格雷的畫像》讀後】

我在看這部之前的了解,大致就是「永保青春的美少年墮落的故事」,讀完之後,實在覺得王爾德把墮落及悔罪的主題描寫得非常細膩,將格雷或有意或無意地犯下惡行後,那種罪惡感湧現卻又想要逃避這種不適的感覺,刻劃得十分深刻,讓人即便無法認同,卻又能理解並感同身受。

下收心得,近期打算閱讀不想被爆雷的慎入。

先來談第一個高潮,即格雷變壞的轉捩點,也就是深愛他的女演員Sibyl之死。
關於格雷愛的是Sibyl作為一個演技高超的女演員,而非Sibyl本身這點,雖然王爾德的描寫也十分出彩,但就先略過不提。我想探討的是,格雷發現畫像因自己對Sibyl的殘忍而變得邪惡後,從愧疚、相信這可以成為自己未來行為的警鐘,到被...

©小菜一碟 | Powered by LOFTER